流畅说实战演练工作经验!多語言UI设计方案避坑

创意文案长短不能控,就是我们在开展多語言设计方案时碰到的最关键也是最先应当考虑到的难题。大家发觉,该难题基本由下列二点造成:
难题 1:创意文案长短不容易预测分析
有时候候看起来留够了室内空间的设计方案,但因为不正确分辨了创意文案汉语翻译后的长短,造成原先的设计方案预埋室内空间不足, 这类状况在日语、西语等状况下尤其普遍。
用英日西的长短差别举好多个简易的事例大伙儿体会下:
△ Email(电子器件电子邮件):日语文课案长短约为英文创意文案的 2.5 倍,西语文课案的长短也是做到了英文的 3.5 倍多。

△ Retry(再试):日语文课案长短为英文创意文案的 1.6 倍,西语文课案的长短也是做到了英文的 3.1 倍。

△ 这句话短句(以便开启级别检测,你必须学习培训完全部课程内容并得到充足的星星)的日语与西语在占位性病变总面积上也是「辗压」英文。
相近的状况许多见,那样在 App 的完成中便会非常容易碰到文字外溢的状况,题目结尾的省去号会常常出現, 最恐怖的是互动创意文案将会没法在其器皿内以恰当的款式详细显示信息,就算不限定标识符外溢,一行变二行、 字体大小缩小缩小、器皿造成不符合合预估的变形等,都可以能会危害网页页面的总体视觉效果实际效果。
对这一难题大家最先想起的构思,是限定创意文案标识符数。可是这也就引出来了第二个难题:
难题 2:创意文案标识符数限定不容易实行
创意文案在页面中是协助客户了解信息内容的,一个迫不得已「阉割」过的互动创意文案极可能没法准确表述含意,让客户没法恰当讲解, 进而在应用商品时非常容易造成不符合合预估的結果,那样的创意文案具体上是违反客户感受的。
大家也屡次因为限定创意文案标识符数而和汉语翻译造成很多沟通交流上的难题,在一些情境状况下,汉语翻译方表明创意文案肯定不能能短到考虑大家的标识符数限定。
因而,以便客户感受考虑到,同时也以便降低无须要的汉语翻译沟通交流,大家在设计方案时要尽可能防止限定创意文案标识符数的状况产生。
处理构思
那究竟多小的字体大小是最少且可以确保易读性的字体大小呢。这将会还真沒有一个「规范回答」,不一样的字体样式、字重会危害同样字体大小下的易读性。
大家根据一些文本易读性层面的调查,再融合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 和 Material Design Guidelines 对字体大小的规定, 并对 Airbnb 等在宽容性设计方案上资金投入很大的商品开展调查后,融合梳理和演译,得到了大家自身的结果:


△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 和 Material Design Guidelines 字体样式标准的一部分截屏
2. 尽可能提升创意文案占位性病变的总宽
尽可能提升创意文案占位性病变的总宽,特别是在尽可能防止创意文案并排污置。在这里个构思下开展设计方案,就算仅仅应用英文等拉丁语系語言开展单語言设计方案, 也可以合理协助防止由创意文案或英语单词长短产生的展现难题。

△ 创意文案占位性病变总宽预埋不足,造成一行只有学会放下一个英语单词,乃至出現一个英语单词被强制支行的状况
3. 迅速实验多語言下的创意文案具体长短
Translator 在 Figma 诸多的多語言软件中评测更为功能强大,大家应用 Translator 查验网页页面在别的語言中的实际效果。 它能够迅速挑选总体目标語言并对全部文本开展机翻。
尽管设备汉语翻译不一定准确,但大家在具体实际操作中发觉,当英文创意文案恰当时,人力汉语翻译与设备汉语翻译在绝大多数状况下的长短是是非非常贴近的, 在应用那样的方式开展查验后,临时还未碰到人力汉语翻译创意文案太长而造成必须再次设计方案的状况。

△ Translator 实际操作演试
难题二:前端开发字体样式完成实际效果不能控
越出色的前端开发工程项目师越发可以高宽比复原设计方案稿,但是假如大家在开展多語言设计方案时不考虑到下列难题,前端开发再出色怕也是喜欢莫能助。
难题 1:字体样式不能控
做为设计方案师,免不了会对一些字体样式有非常的钟爱。有的企业会为表述商品特性选购字体样式, 设计方案师通常也日趋向于应用企业专业选购的字体样式。
但是在涉及到多語言时,这种字体样式将会造成下列难题:
标识符适用不足详细,而且当字体样式的特点比较显著时,碰到其不兼容的語言而造成系统软件字体样式更换时, 具体展现实际效果与设计方案时预估的实际效果不符合。
拿 Gilroy 举例说明:


如圖,在字体大小 14pt,字重 Regular 下,Gilroy 比 iOS 系统软件默认设置英语字体样式 SF Pro Text 看上去更细更小。 那麼以便确保文本的易读性,大家在应用 Gilroy 开展设计方案时,会偏重于应用粗一些的字重,促使在多語言下, 假如字体样式应用 Medium 字重,在返回至系统软件字体样式时,总体视觉效果实际效果会偏粗。
处理构思
系统软件字体样式早已对大部分分語言开展了优良的兼容,因此在开展多語言设计方案时,较为简易的作法是:
应用系统软件字体样式开展涉及到多語言的页面设计方案。
难题取决于,设计方案师要操纵好自身想应用更钟爱字体样式的冲动。
自然,在一些不必适用多語言的状况下,例如说知名品牌向的特殊语汇、沙特阿拉伯数据、英文字典中的英语这些, 還是能够考虑到应用非系统软件字体样式来提升设计方案的总体视觉效果实际效果的。
难题 2:字重不能控
这一具体上也是在处理 Gilroy 会出現的难题时发觉的。在要想提升视觉效果等级时,大家用到到 Gilroy 的 Extrabold 甚至 Black 字重, 可是一到多語言完成时,Extrabold 或 Black 在苹方下只有显示信息为 Semibold 字重,在视觉效果上的「净重」彻底不可以合乎期待。 这促使大家禁不住刚开始猜疑,即使大家在设计方案时都应用系统软件字体样式,是否会也会出现由字重造成的复原难题呢?

△ iPhone自带汉语繁体字字体样式

△ iPhone自带日文本体
根据这种疑惑,大家调查了中、日、韩、英等語言下的系统软件自带字体样式对字重的适用。
以 iOS 为例子,日文本体 Hiragino Sans 对字重的适用仅有 W3/W6/W7(等同于于 Regular/ Bold/ Heavy), 而繁体字汉语 PingFang 尽管适用的字重高达 6 个,最粗却只适用到 Semibold。
这将造成:假如大家应用 Regular、Medium、Semibold 字重开展开发设计,那麼在日文页面中,就总是有 Regular 这一个字重的文本了, 大家将没法根据字重来做到打开视觉效果等级的目地。

处理构思
假如喜爱用苹方字体样式得话,那设计方案时要 Semibold 也可,要是与开发设计承诺好开发设计时应用 Bold 取代 Semibold 就可以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gsktl.com/ziyuan/5382.html